首页>新闻>社会> 正文

【深入走转改 喜迎十八大】我们这十年:韦柳华亲历的“新农合”

2012/10/31 13:45:57来源:广西电视台 分享到

    以前在农村流传着一句话,“不怕穷怕生病”,因为即便再穷苦,只要一家人努力干活总有一顿饱饭吃,但生病就不同了,特别是家里一个人得了重病,那就相当于无底洞。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事例在农村基层工作的韦柳华见过不少,2003年,国家在部分试点县市推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也就是“新农合”, 十年间,新农合基本覆盖了全国的农村居民,韦柳华也亲眼目睹了“新农合”带给农村的新变化。

    记者手记:小病看门诊,大病就住院,这再正常不过了,所以在乡镇采访时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然而韦柳华告诉我,是参加了“新农合”之后农民们才敢小病看,大病治。那在没有“新农合”之前,大家是怎么对付疾病的呢?我真的很难想象。

    最近天气时冷时热,着凉感冒的人非常多,一上午良合村卫生室里就来了不少看病的村民。

    “头晕,发烧(今天就不上学来看病了)我是从学校来的(现在是准备拿药了)是(药是多少钱)二十几块吧(你身上有钱吗)没有。”

        小姑娘没带钱,不过她还是顺利把药带走了,见我有些疑惑,所长李金钟告诉我是因为小姑娘家参加了新农合。

        良合村卫生室 所长 李金钟:新农合交了五十块钱,还有国家补助两百多,就从那里扣出来。

    原来按照今年的政策, 农民每人每年交50块钱参加新农合就能享受到100块钱的门诊统筹,所以遇到个头疼脑热,农民都及时都找村医看一看。
 
    韦柳华:之前在农村都是大病拖,小病挨,非等到病得撑不下去了才会去医院住院或者到大一点的医院看病。

    韦柳华现在是南宁青秀区新农合管理中心主任,之前她曾在农村工作过十五个年头,韦柳华说,2003年,国家推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当时广西仅在三个县进行试点,四年之后,新农合在她工作的刘圩镇也铺开了。当时的政策是每人每年交10块钱,住院报销封顶线是3万块钱。虽然是一项天大的好事,但如何让农民理解并参与进来,却成韦柳华当时最苦恼的问题。

    “走村串户的时候顺便发(资料)给他们,顺便宣传我们新农合的优惠政策。 ”

    “就经常碰到这样子的,农户不在家,白天要做工,像这一户我们得晚上再来做宣传动员工作。”

    在印象中,韦柳华在镇上推广新农合的第一年跑了上千户农民家,腿脚累倒没什么,可问题是,好不容易见着人,给他们说政策,他们却死活不相信。

    村民 李景长:交十块钱,一下子国家补助三万块钱,不相信这个。

    村民 李添华:去外面打工见人家试点,我就盼我们这里早一点办(新农合),因为我要长期吃药(但是这里开始办新农合了,你又担心什么呢)担心不得报销。

       为打消大伙的顾虑,韦柳华还各个村把大家召集起来开说明会,并动员村里的老师给学生家长们宣传新农合的好处。不过,让农民们真正感觉到新农合好处的还是看到身边的例子, 2008年,村民刘善荣一家三口参加了新农合,第二年丈夫被查出患了尿毒症。
 
        村民 刘善荣:一次(透析)正常的话四百五左右,(他一个月透析多少回)八次(算下来)三千多,四千。

        每月几千的治疗费对一个农民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就在刘善荣几乎绝望时,她突然想起去年曾参加了新农合,于是拿着票据决定试试看。

        “09年年底的时候,第一次来他用去的费用是四千两百六十五块一毛二,我们给它报销了一千一百零九块,09年的时候报销的比例还是很低的,35%。”

    当时,韦柳华在镇上负责新农合报销的工作,她清楚地记得,2009年农民每人每年交20块钱参合,所以那时保障水平比较低,到了今年,农民筹资标准达到了每人每年50元,政府补助也提高到了每人每年240元,现在住院报销的比例大大增加了。

      “虽然农民交的钱高了多了,但是他们得到的补偿越来越高,达到了50%,今年还达到了65%。”

    村民:刘善荣:没遇到那个病,他就不怎么感觉到,我们是真正有病了就感觉到有很大很大的帮助。

    推行“新农合”之后, 政府也加大了对乡镇卫生院的投入,十几年前,绝大多数卫生院只有听诊器、血压计和体温计“老三件”,现在,不管是医疗设备还是医院环境都焕然一新。

    “先是从我们中心供氧,我们随时哪个需要吸氧,一插就可以用了,第二个床头铃,有什么问题一压,我们医生护士就懂了,第三,我们病房装了空调。”

    在刘圩镇中心卫生院,院长孙标勇告诉我不仅是医院的硬件大大改善,新农合的报销也越来越人性化了。

    刘圩镇中心卫生院院长 孙标勇:现在我们住院是直报了,收一百块钱随便你住(院)到哪一天,到出院我们在收费窗口这里直接给他减免,补助的那块不用(交了),就交他自付的那部分钱。

    这个也是今年新农合的亮点之一“一卡通”,参加新农合的村民交一百块钱押金就可先入院治疗,农民黄老伯因为结石病住了八天院,知道出院时可以享受即时报销,只用交付自费的部分,所以他很安心在养病。

    (你觉得对以前来说现在看病是轻松一点吗)轻松(以前你敢住院吗)没有钱不敢来。

    新农合的保障力度和范围一年年在加大,农民朋友真切的感受到了新农合的实惠,现在,韦柳华不用再像以前那样艰难地去“推销”新农合了。

    韦柳华: 所以现在工作相对好做了很多,到2012年的时候我们参合率已经达到了97.28%了。


    记者手记: “新农合”推广之初曾被大家比喻成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十年间,农民从不了解、不信任,到最后的支持和拥护,靠着许许多多像韦柳华这样的基层工作者的努力,也靠着政策本身给农民带来看得见的实惠和帮助。如果说,“新农合”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我们大家都期待这个“馅饼”越做越大,越做越好,让人人享有医保、病有所医不再成为困难。 

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