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社会> 正文

16年超期收费 郑州黄河公路大桥终止收费引关注

2012/10/16 11:07:31来源:广西电视台 分享到
      最近一段时间,高速公路免费无疑是一个热门的话题,而由此所引发的高速公路“扎堆”、拥堵、该不该免费的讨论也是不断。承接着高速公路节假日小客车免费通行的利好,河南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宣布从10月8日起永久性的免费,正式地回归公益,更是让这个话题热度升温,公路的收费制度也再一次吸引了公众的眼球。

  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是连接黄河南北两岸的交通大动脉,1986年10月1日建成通车,属于河南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上市资产。大桥取消收费后,车流明显增加。据相关部门统计,10月10日全天黄河大桥车流量约4万多辆,是平时的一倍多。尽管如此,不少长年往来于大桥两岸跑交通运输的司机们还是满心欢喜。

      个体运输司机 张国强:一趟就省100多块钱,原来收费一趟是80元。(你一个月下来这20多趟省多少?)20多趟省3000块钱。

      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停止收费后,社会各界在叫好的同时,也抛出了一系列尖锐的质疑:巨额违规收费用到了哪里?为何收费到期后又转变经营性质继续收费……等等。针对这些问题,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早在2008年2月,国家审计署的审计结果就显示:总投资1.78亿元的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早在运营10年后的1996年便已经全部还清贷款,截止到2005年,大桥已违规收费高达14.5亿元。然而在地方政府重新核定的收费期内,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到2020年还将收费30亿元。

      河南省政协委员 张朝祥:发现了黄河大桥这一块是2000年到期,所以说我在2009年也提交了这么一个提案,取消郑州黄河大桥收费站。

     张朝祥,河南省政协委员,从2009年起,他连续4年以政协提案的方式,呼吁黄河大桥立即停止收费,并永久免费。令他不痛快的是,相关部门对此反应并不积极。

      河南省政协委员 张朝祥:他的回复当时我不是很满意,(它是怎么回复的?)就是说客观条件,(说)我们不是违规收费,我们不是超期收费,我们经过国家的相关部门审批,我们现在是在合法收费。我的理解可能和官方理解是不一样的。我觉的你只要是收费到期,你都应该停止收费,都应该还路于民,还桥于民,因为你本身就是公益性的。

      10月8日黄河大桥停止收费的消息,让为此奔波了4年之久的张朝祥倍感欣慰。他特意在黄河大桥上拍了几张照片作为留念。

      超期违规的收费普遍存在?

      这次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它的免费,是一个有益的探索,是公益的回归,但是在它的背后却是超期收费了16年,那么截至到2005年就已经违规收费了14.5亿元,而不少专家指出,类似这样的超期违规的收费的情况在全国还有一些。

      无独有偶,原北京市人大代表李淑媛,有16年时间,她都在跟一段40余公里长的高速公路“较真儿”,坚持呼吁取消京石高速,如今称京港澳高速北京段的收费。

       原北京市人大代表 李淑媛:我们就从1992年开始,一直到了21世纪以后,我们每年都提,首发公司、交通委,他总说从1987年就开始收费,到了21世纪,他说还有8个亿没还。我们就始终(不明白),说这8个亿怎么都十几年了,还有8个亿没还呢?

      不过,据北京市审计局的一份报告显示,京港澳高速公路北京段,截至2004年12月已累计收费17亿余元,偿还贷款等款项后还剩余近6亿,对此李淑媛认为,根据“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原则,京港澳高速北京段应停止收费。但李淑媛16年来的呼吁和建议并没有得到肯定的回复,即便是在2005年北京市审计局公开披露这段高速贷款已于2000年全部还清,但它的收费却一直还在继续。

      原北京市人大代表 李淑媛:就银行贷款本息一共是5.32亿,已于2000年12月以前偿还完毕。

      京港澳高速北京段从1987年11月一期建成尚未全线贯通开始收取通行费,至今已有25个年头,最初的京石高速属于政府还贷公路,1999年12月,京石高速的经营权全部转让给了首发公司,并允许继续收费30年。

      原北京市人大代表 李淑媛:你看,1999年12月经市政府同意,将京石高速经营权授予首发公司,经营期限是30年。这是北京市审计局的审计报告。

     对此,李淑媛表示,按交通部、财政部等发布相关规定,收费公路收取的通行费只许用于偿还贷款和收费公路、公路构造物的养护及收费机构、设施等正常开支,绝不允许挪作他用;贷款还清后即停止收费。2004年9月国务院发布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也规定,政府还贷公路的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5年。经营性公路的收费期限,按照收回投资并有合理回报的原则确定,最长不得超过25年。然而,现实的情况是,不少地方都有高速公路超期、违规收费的现象。

      收费公里应该逐步“还路于民”

      公路乱收费这种现象,或者路桥乱收费这个现象,说到底还是一个“利”字在作祟,那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怎么样能够让道路逐步还利于民呢?

  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 任远:高速公路为什么要收费,它是一种道路建设投融资的一种办法,那么它通过先建设,通过bot的方式让一个公司建设,然后公司通过这样一种收费,然后来把这样一种对于交通高速道路一种投资能够得到回收。

       从1984年国务院提出“贷款修路,收费还贷”政策以来,一大批高速公路迅速修建起来,公路总里程也从新中国建立初期的8万公里上升到400余万公里,而高速公路更是从无到有,突飞猛进,截至2011年底我国高速公路总里程达8.5万公里,远远超过了世界上许多国家。然而其收费问题也一直饱受诟病。一些收费站乱象丛生,超额、超期收费且收费项目和收费期限都不明晰,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高收费并未带来服务质量的相应提高。一大批高速公路项目违规上马,通过各种手段变更经营权主体,延长收费期限,提高收费标准。

      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 任远:那是因为道路收费有其利益所在,而这个利益别人不愿意割舍。所以的话,我们要使交通收费成为一个促进我们国家道路建设的一种方式,一种有效的融资的手段,但是不能够使它成为增加企业成本,增加人民交通成本的一种不利的政策。

      作为一项基本的公共服务设施,公路应该是服务于民的,它不应成为任何部门的谋利的手段和摇钱树。科学测算收费的标准和收费的期限、定期公布收费的情况,把公路收费情况置于可监控、可监管、可监督的阳光视野之下,斩断公路上的利益的路障,逐步让公路恢复公益性质,不仅是中央政府反复强调的,也是我们大家所共同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