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社会> 正文

中国文学如何拥抱世界?

2012/10/15 17:46:06来源:广西电视台 分享到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不仅莫言本人摘得诺贝尔文学奖,一些根据莫言作品改编的电影也曾经摘得世界级的奖项。由张艺谋指导的《红高粱》在柏林影展捧回金熊奖,根据《白狗秋千架》改编的《暖》则荣获东京国际电影节金麒麟奖。

  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莫言:(上世纪)80年代开始,很多有名的电影也都是改编自小说作品,这也是必须承认的。但反过来,如果一部小说改编成电影改编得很成功,也会扩大这部小说的影响,也会提高原作者的知名度。你像我的《红高粱》当年被张艺谋改编,第一次获得了国际上的a级电影节的大奖,反过来也提高了我的知名度,也扩大了《红高粱》这个小说的影响力。

  分析人士表示,这种文学作品与影视作品相得益彰的方式,值得中国当代文学在进行跨文化传播时借鉴。 

  而此次莫言的获奖说明,世界已经将更多的目光投向了中国的当代文化。事实上,中国已经拥有了王安忆、王蒙、苏童、余华、贾平凹等一批在世界上享有广泛声誉的当代文学作家。但令人忧虑的是,由于中西文化的差异、汉语的特质等原因,翻译成为阻隔中国文学和世界联系的“围墙”。 

  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前,莫言的许多重要作品被译成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瑞典文、韩文、日文、荷兰文等多国文字。负责《檀香刑》德文版翻译工作的白嘉琳说,翻译莫言的作品,是一件非常有挑战性的工作。 

  莫言作品《檀香刑》德语版翻译 白嘉琳:你翻译莫言的作品的时候你需要懂中国历史,懂中国文化,你也必须要懂当代中国,你需要很多的研究,也必须要想怎么把它翻译到漂亮的德语。因为他的语言是非常有特色的,是非常有彩色的语言。 

  读过古代汉语、现代文学、喜好书法的白嘉琳可以算得上是一个“中国通”,然而《檀香刑》的翻译工作还是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才完成。 

  对于翻译难的现状,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建议,除了在海外大力推广孔子学院外,也可以在西方大学中设立一些讲席教授。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陈晓明:在西方的大学里面设立一些讲席教授,我也很多年提过这个建议,做高层次的文化交流。中国文学跟世界交流的推动,我觉得这方面工作可以去展开,应该有一大批非常一流的汉学翻译家,这对中国文学和世界是一个很好的沟通。    

  能否触动国人的文学神经? 

  在中国,民众对于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兴奋之情迅速转化为购书潮。实体书店中,摆放莫言作品的货架已经被一抢而空,购物网站上,莫言的书也纷纷处于缺货状态。 

  读者 刘少英:觉得他的(作品)乡土气息挺浓的,一般都是生活、农村的人和事,因为我也是从县城走出来的,看到他的作品我就觉得挺亲切的,有的事情好像就发生在自己的身边,语言也是咱们自己的语言。 

  一些学者和文学界人士期待着这轮由诺贝尔文学奖掀起的“莫言热”,能够重新点燃中国人的文学神经。 

  而在此前,受到互联网和快节奏生活的影响,面临盗版和大量急功近利的作品充斥于图书市场的尴尬,静下心来读一本好书已经成为一件看似奢侈的事情。 

  第九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1年我国人均读书仅为4.3本,远低于韩国的11本,法国的20本,日本的40本,以及以色列的60本,成为世界人均读书最少的国家之一。 

  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莫言:现在这种娱乐方式、休闲方式特别多,肯定会挤压了很多的文学阅读的时间。但是我相信当大家去玩了一圈之后回来,也许有一天会重新抱起一本书来读,体验一下这种古典读书的乐趣。这样一种乐趣可能是会让大家感觉到一种特别温馨的感受。 

  莫言一直坚定地认为,文学永远不会消亡。因为电影、音乐和美术所带来的审美功能并不能代替阅读优美文章时的那种愉悦。 

  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莫言:我们读鲁迅的书,或者读大师们的经典作品,可以翻来覆去地读,这个故事我已经读了好几遍了,但是当你某一天把你读过的这本书拿出来再读,你依然会被那里边的语言之美所打动,依然会为这个小说里边所描写的人物的命运所牵动、所感动,我想这是它语言之美,语言的魅力,这个东西是永远不会消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