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自闭症孩子 这群妈妈的育儿故事催人泪下(图)

    家有自闭症孩子

    这群妈妈的育儿故事催人泪下

      阿艳和孩子。

    广西新闻网-当代生活报记者 黄占玲 文/图

    跟4岁的儿子小煦一起玩认水果的游戏,仅苹果这个词,妈妈阿艳就要一天重复50~100次,如果儿子能记住一两次,并顺利说出来,那便是妈妈最开心的时刻了……

    牵着3岁的儿子小海回家,儿子走累了一直哭,却不懂用言语表达想要抱抱的愿望,那是阿秀感到最无力、最难过的事……

    阿艳和阿秀,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自闭症孩子的妈妈。今天是母亲节,她们听不到孩子的祝福。长期浸泡在痛苦中的她们,就像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坚强中,隐隐透着脆弱;脆弱背后,是源自母爱本能的坚强。

    确诊时

    夫妻俩

    抱头痛哭了一晚上

    阿艳和丈夫原本在来宾市象州县共同经营一家小卖部,生活很平静。2016年,阿艳总觉得2岁半的儿子和其他孩子有点不太一样,儿子不会说话,眼神有点呆,对大人的逗弄没有回应。在幼儿园老师的建议下,她带孩子去医院检查。医生告知,孩子患了自闭症。

    确诊时,阿艳对自闭症一无所知,有些茫然。待她上网查过资料后,顿时感觉五雷轰顶!“觉得好像儿子这辈子就这样被毁了!”得知结果的当天晚上,这对夫妻抱头痛哭!可是,生活总要继续。稍微整理好心情后,阿艳就开始带着儿子四处求医。

    2016年12月12日,阿艳带着孩子来到了南宁市方舟至爱特教培训学校进行训练。报名回来的路上,阿艳抱着孩子在学校对面的酒店呆坐了两个多小时。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跟阿艳一样,在儿子小海经历了各种治疗和训练之后,阿秀的内心也是空的。面对前路,她不知道何去何从。儿子2岁时,阿秀发觉他总是傻笑,对外界无反应,一开始,她以为这是孩子乖巧的表现。在邻居的建议下,她抱着孩子去医院检查。得知结果时,阿秀觉得事情也许没那么严重,“只要积极治疗,总会好的。”

    抱着这样的心态,阿秀让2岁的儿子接受了贵港当地一家医院的针灸治疗。为期1个月的治疗中,小海头部至脚每天都要扎针,这导致孩子对扎针有了恐惧感。没治疗之前,小海还能一个人在客厅里玩,接受扎针后,小海特别没有安全感,只要妈妈离开1步,他就大声哭闹。有时,小海在地上哭闹打滚,会拼命地摩擦双脚后跟,导致双脚两侧经常流血;小海怕水,只要在厕所看到水,就大哭。这一切,让阿秀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她开始意识到,这样的治疗方式不行。

    2017年9月,阿秀带着孩子来到了南宁市方舟至爱特教培训学校,一起接受训练和指导。

      阿秀和孩子。

    治疗路

    不是撕心裂肺

    就是整夜失眠

    带娃上课第一天,阿艳就崩溃了。她当着众人的面大哭起来!“当时就觉得太委屈!太受打击了!”阿艳回忆,当时,儿子呆坐在地板上,对老师的问话没有回应,不会站起来,更不会坐到板凳上。阿艳想要从中引导,儿子也不为所动。阿艳抬头看了看周围,发现周围全都是和她差不多情况的家长和孩子。身在这样的环境中,她感到了从未有过的难过,忍不住就哭了出来。

    阿秀则根本没有哭泣和思考的时间。小海在上课的第一天,就因为环境陌生而大声哭闹。孩子尝试突破妈妈的怀抱,走出教室。而就在阿秀和老师说话的时候,小海哭着跑到了二楼。于是,从一楼到二楼、从二楼到三楼,三楼再到一楼,那天,阿秀一边含着眼泪,一直追着儿子跑……

    决定在学校进行长期的训练之后,阿艳在学校附近的城中村租了一间十多平方米的房子,每天陪伴孩子训练。每天除了固定的上下课外,阿艳会反复指导儿子认卡片、认颜色,引导孩子如何进行大小便。一张简单的卡片,阿艳反复教儿子三四十次,小煦仍旧不知道那是什么;一句简单的再见,孩子总是无法完整说出来。

    训练没有成效,阿艳开始失眠,如果能在凌晨两三点顺利入睡,那是相当庆幸的事,但大部分时间,她直到凌晨四五点都没办法睡着。阿秀的体重则开始蹭蹭地往下掉,原本100多斤的她,现在体重只有80多斤。每天,除了训练儿子之外,晚上回到出租屋,阿秀还要和两个在贵港老家读书的女儿视频聊天。两个女儿年龄分别为8岁和6岁,正是需要妈妈的时候。

    接受了3个月的训练后,阿秀已学会一些训练引导技巧。她原本想带小海退学,回家自己教小海,这样就可以陪两个女儿,但丈夫不同意,毕竟专业的老师,能更好地引导小海。

    为了解压和排解不良情绪,阿艳和阿秀不时约上其他“同病相怜”的家长聚餐或外出游玩。妈妈们会趁这个时候,相互交流训练技巧和经验,毕竟,日子还得过下去。

    上一页 下一页

    第 [1][2][3] 页

    存希望

    孩子的小进步

    妈妈的大惊喜

    经过大半年的训练之后,阿艳发现,小煦开始对外界有了反应。以往玩认水果的游戏,每个水果她都要重复50~100次,儿子才能记住一两次。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只要她点到某样水果,儿子就会主动念出水果的名称,并上前找出正确的水果。小煦还学会了自己大小便,会说一些基本用语,和人打招呼时,眼神偶尔还能跟对方对视。这一切,让阿艳感觉到了一些希望。

    小海的进步则稍微有些慢。他总是被一些旋转的东西吸引,导致无法集中注意力。不过,让阿秀有些欣慰的是儿子似乎学会表达情绪了。走得累的时候,小海还是会哭闹,但只要妈妈问他,到底想做什么,小海就会慢慢地说出一个“抱”字。阿秀说,她觉得目前的情况还是乐观的,因为她在老师的指导下,已经找到了一些适合孩子的训练方法。“我相信,假以时日,我的孩子一定能好起来。”阿秀说,她同时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孩子康复不了,她就和爱人养孩子一辈子。

    聊感悟

    这一路历尽艰辛

    但是为母则刚

    张娜是南宁市方舟至爱特教培训学校的创办者,她的孩子曾经也是一名自闭症患者,在经历各种漫长而艰苦的训练后,她的儿子顺利考上了大学,如今在一家幼儿园担任幼教。方舟至爱特教培训学校目前有160名自闭症儿童在接受训练,孩子大部分由妈妈陪伴看护,这些妈妈中,约80%是80后。

    “作为自闭症孩子的妈妈,是十分痛苦且艰辛的。”张娜说,学校每天早上8时30分上课,老师们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教孩子,而是鼓励家长,尤其是鼓励那些年轻的80后妈妈。用张娜的话说,就是给妈妈们“打鸡血针”。老师们会引用大量的例子来鼓励妈妈们支撑下去。“陪伴孩子来这里训练是很不容易的。”张娜说。这些来自南北各地的年轻妈妈,除了要训练自闭症的孩子外,还要兼顾家庭,照顾老人。

    曾经,有一位来自哈尔滨的妈妈,在学校陪孩子接受了一年的训练,回到家后却被邻居告知,她的丈夫早已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这位妈妈当时在电话里哭着跟张娜说,自己实在受不了了,想要自杀。还有一对年轻的夫妇,上午刚确诊孩子患自闭症,晚上丈夫就要求离婚,妻子只能一边挽救婚姻,一边陪着儿子训练,但最后,还是以离婚收场。

    庆幸的是,仍旧有很多的妈妈,有丈夫和亲友的支持。阿艳经常收到丈夫的微信问候。丈夫关注妻子在失眠时发的每一条朋友圈,只要感觉妻子情绪不对,他便马上打电话安慰。阿秀的丈夫,在得知妻子租住的地方闷热后,就总是劝妻子装一台空调。阿秀说,丈夫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该花钱的地方就花,不要委屈了自己。

    在谈及这群妈妈们的艰辛时,张娜说,一路看着这些妈妈变得强大,觉得她们很伟大,同时又感觉十分心疼。原本较弱或任性的女子,成为这些“来自星星的孩子”的妈妈后,一切都变了。为母则刚,妈妈们愿意放下所有的胆怯、懦弱,披荆斩棘,一路向前。

    上一页

    第 [1][2][3] 页


    来源:当代生活报 作者:黄占玲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现在有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当前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娱乐美图 美女 影视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