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写诗的外卖小哥不是好的快递员!这位小哥有才了

    《故乡 这个时候很美》

    我想这个时候,故乡的太阳,

    从山的那边爬了起来,

    山涧里,变幻自由的雾啊,

    正准备向天空出发,

    它们要去集结成云朵,

    然后朝向初醒的鸟儿招手,

    鸟儿便欢快地向晨曦和大家问好,

    在这个时候,

    我从忙碌中回到童年,

    回到了故乡……

    《搬运整个夜晚》

    零点、搬运青春;

    零点,搬运生活;

    零点,搬运疼痛;

    零点,搬运乡愁……

    《流水线插件女工》

    这些大姐啊,

    在这条拉线上多年了,

    你看,

    那娴熟的动作与双手足可以证明,

    走失的青春,嫁给了漂泊……

    这些诗句,均出自“打工诗人”冉乔峰之手。在他的笔下,故乡、山野不再是贫穷的象征,而是充满诗情画意;车间、流水线不再是日复一日的沉闷劳作,反而变得生动有趣。

    冉乔峰说:做快递装车搬运工、送外卖,是为了生活、生存;而写诗,是精神上的寄托和满足!

    被诗友们称为乔帮主的“打工诗人”冉乔峰 摄影 李凌

    冉乔峰,重庆酉阳人,土家族,“90”后民工。“打工诗社”发起人,通过诗社集聚了上千名爱好诗歌和文艺的打工者;数年写下诗歌近300首,出版了诗集《漂泊志》。

    自2009年辍学外出打工,如今在广州的冉乔峰每天身兼两职。中午11时至14时,他是送外卖的小哥;到了晚上20时至凌晨4时,他是快递公司打包装车的搬运工,生活忙碌而充实。

    正如他的诗集《漂泊志》序中所言:

    以漂泊之名,立人生之志,叙述了新生代农民工的城市生存和精神境遇。这些流露的乡愁、青春、暂住、失业、迷茫、奋斗……构成的打工诗篇,又是青春漂泊路上最好的证词。

    应小新邀约,冉乔峰答应接受采访,并将采访地点选择在他常去的广州萝岗大观湖畔,“我们宿舍实在太乱了,不好意思让女生去。”他在电话里说明了原因。

    初冬时节,广州的气候依旧温暖。下午15时许,送完当天最后一份外卖的冉乔峰,骑着他那辆风雨相伴的单车,如约而至。外表看上去,与其他的打工青年没什么区别。见小新的镜头对准他,有些腼腆,将目光看向别处。从略木讷的外表下,很难看出他有一颗细腻的写诗的心。

    镜头前的冉乔峰有些腼腆 李凌 摄

    不过,无论是他朋友圈写下的随笔和诗摘,还是他随身携带着书籍,都能看出,这个90后大男孩的确与众不同。

    冉乔峰宿舍里的小书台。 受访者提供

    经历坎坷不怨忧

    来自渝东南武陵山区的冉乔峰,整个童年和青少年,均可以用“历经心酸”来形容。2岁时父母离异,母亲自离开后便再也没有回来,直到十余年后,冉乔峰去镇上赶集,村里人指着一位买菜的大婶告诉他“那个人是你妈”,母子二人才在街头相认。

    “我妈给了我几块钱,让我好好读书。”之后,母子俩也并没有来往,直到近年有了微信,冉乔峰才通过同母异父的妹妹,与母亲多了些联系。

    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小乔峰自小与奶奶相依为命。7岁时,父亲终于回来了,带着继母和弟弟。没多久,父亲再次外出。

    留在村里的继母,对非亲生的大儿子并不算好,所以小乔峰如果放学贪玩发现晚了,就不敢回家,跑在山里睡。后来,继母也不想再管他,也带着弟弟随父亲走了。

    十来岁时,奶奶去世。自此,冉乔峰开始了辗转流离的生活,在伯伯家、姑姑家、外婆家轮流住几个月,转学成为常态,“学习差得很,特别是数学,我上课感觉在听天书。”

    回忆起艰辛的童年,冉乔峰却没有一丝抱怨,只是平静的陈述。当问及是否恨父母时,冉乔峰回答很干脆:“不恨,小时候还会有点抱怨,但现在能理解他们的难处,再说我自己也调皮。只是长期不在一起,感情比较淡一些,但他们依然是我最亲的人。〞今年中秋节,他还骑单车从广州到东莞,与父亲一家团聚。

    在冉乔峰看来,生活中有太多美好的事物,人应该阳光一点,往前看向前走,没必要去纠结过往的对错。

    冬日的阳光洒在湖面上,泛起点点金光,风吹过,树叶飘落下来、小小的雏菊在风里摇曳。冉乔峰说,这些场景,也是他诗歌灵感的来源。

    他爱在工作中观察生活,用诗句反映工人生活和社会百态。一首“装车组的兄弟”,道出了快递仓库工作的辛苦和工友们兄弟般的情谊。

    辍学打工创诗社

    2009年,数理化成绩一塌糊涂的冉乔峰初中没毕业就辍学,跟随亲戚南下广东,开始了他的打工生涯。年纪小,没学历没技能,到了广东,他辗转东莞、深圳、厦门、广州等地,当过冲压工、焊锡工、塑胶工,在工厂、工地间四处讨生活。

    枯燥的生活之余,最大的消遣就是看杂志、听音乐、跳广场舞。2011年,冉乔峰在微博上读到打工诗人海岛写的微诗,诗里工厂生活的点滴勾起了他的回忆,“我也有那样的经历,也能写那样的诗”。

    灵感来自生活和工作中所见所闻,也有内心情感的抒发。人们常说,诗人是忧郁的,甚至为赋新诗强说愁,但冉乔峰却只是将生活中的点滴和思绪升华,进行诗意的表达。

    做建筑工人时,站在吊塔之上,俯望黄昏的城市,他写下:三十二层的高楼,我站在了顶端,俯视了全城的繁荣,我为曾经的付出与血汗感到值得,因为城市有了我们的劳动,便又多了一座繁华的高峰。

    生活中遭遇“囧”况,他用诗歌调侃:一场暴雨,趁我不在的时候,翻过宿舍的窗台,占据了我的床。湿淋淋的温柔啊,有些刺骨,那么也请赐我一场美梦,让我微笑吧。

    他的诗中更有对故乡的思念:铁轨上的梦呀,在一路飘摇,自己也像轻轻的蒲公英,匍匐在窄小的车票上; 从那熟睡的梦里,我找到了回乡的路。

    写得多了,冉乔峰渐渐认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诗友,于是,他创建了以打工者为主的“打工诗社”,在很短时间内,聚集了上千名成员,写诗评诗之余,诗友们也在诗社群里聊生活,互相鼓励,“都是打工的人,容易有共鸣”。

    诗友都叫冉乔峰“乔帮主”,“打工诗社”渐成微博热门话题。2014年劳动节,成立两年的“打工诗社”还在深圳筹备了一场线下见面会。在冉乔峰心里,诗社就是以诗为名筑就的小家。

    “打工诗社”线下见面会 冉乔峰供图

    诗友们聚在交流诗歌 冉乔峰供图

    2013年,他的一首诗参加在北京举办的“新工人杯”文化艺术大赛,获得了入围奖,这是他的诗作第一次受到专业的肯定,也激励了他继续写下去。几年下来,写了近300首诗,诗作发表在多种刊物上。2016年,他的诗再次获奖。

    众筹出书心有梦

    写诗到第五年,冉乔峰觉得是时候做一个总结给自己一个交代。在“打工诗社”诗友们的鼓励下,他从自己创作的诗里挑出90首,以流水线上的青春、工地诗话、游子浅唱为版块,将行走的灵魂、追梦的脚印、青春流逝的痛感和乡愁的诉语等零散的诗意浓缩成册,取名《漂泊志》。

    “看到别人众筹出书,也想试试”,冉乔峰在众筹平台为出诗集发起众筹。10天后,在诗友们的转发帮助下,诗集筹到5000元,出资的有诗友、诗友的朋友,还有同事、在校学生、素昧平生的网友等。这些人被列成了长长的名单,附在诗集的最后一页。

    余下的出书款由冉乔峰自己支付。去年8月,诗集正式出版,著名打工诗人罗德远为他作序。

    诗集出版后,得到专业人士的好评。前《诗刊》主任编审杨志学这样评价《流水线插件女工》:表面上看,诗里有流水线、拉线等词语,但诗的重点不在劳动的场面,而在女工的命运和价值。作者的表达相当委婉,通过不露声色的描写,让诗意在散发中蔓延,文字在蓄积中爆发能量。

    著名青年文学评论家李云雷认为,冉乔峰的《飞雁》写出了打工者的处境与内心想法:在高楼上他是“俯望”,而现实中打工者却被低看,二者形成巨大反差,但打工者有其内心的自豪。“我没有感到卑微,甚至看到梦想在向我招手。”

    正如冉乔峰所说,生活就是诗歌,诗歌就是生活。在铁皮房宿舍的床上,风扇吹着热风,写下疲惫、乏味、欢欣的时刻,落笔处还有对生活的热望。

    如今,冉乔峰依然白天送外卖、晚上给快递打包装车。“双十一虽然还有几天,但快递已经多了很多,我等会就要赶回去上班了。”

    问及未来,他打算干到过年就回老家,然后去重庆学厨师。至于原因,“外婆做的菜很好吃,我自己也会做一些家常菜,所以就想系统地学一下。”

      工作之余,冉乔峰时常会一个人在湖边读诗。 李凌 摄

    小新:还回广州吗

    乔峰:不打算出来了,漂泊久了,想回老家安定下来。

    小新:还会写诗吗?

    乔峰:会一辈子写下去,走到哪写到哪,灵感来了就一定要抒发出来才舒服。

    小新:还会出书吗?

    乔峰:当然,这是每个诗人的梦想!

    “我喜欢唱歌,但宿舍有别人就不怎么好意思,所以经常来这里唱,大声唱也没人会听到。”聊得久了,冉乔峰不再如初见时那般紧张,唱起了他最喜欢的歌。

    这首随口唱出的歌里,或许正道出他心声。

    异乡的山水虽然很好

    可我更爱我的故乡

    作者:李凌


    来源:中新网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现在有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当前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娱乐美图 美女 影视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