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9日:一本书一碗面 爱上一座城

     

    8月29日行程:天水—兰州
    天气:小雨转阴

      2017年8月29日早上,媒体团离开天水,途经“长安八水”之一——渭河的发源地甘肃渭源县鸟鼠山,驱车赶往兰州探访闻名遐迩的《读者》杂志社。

     

      一下高速不远,就看到一个标着“读者大道”的路牌。兰州市在2004年正式以我国发行量最大的期刊———《读者》命名了一条街道。这条街邻近黄河,是兰州市倾力打造的“百里黄河风情线”的构成部分,而《读者》杂志的办公楼就坐落在这条街上。

     

      估计很多人不知道,这本全球销量第三、全国销量第一的杂志,就诞生于甘肃兰州。西北一隅的这份文摘杂志,讲述了无数温情的故事,润物无声地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同时,这本杂志也在读者群的拥戴下,渐渐地成长、壮大起来了,成为中国著名的文化品牌,也成为甘肃的一份骄傲。

     

      2017丝绸之路品牌万里行媒体团成员、甘肃卫视记者胡海涛是兰州本地人,《读者》对于他更像是一个生活印记。他从上初中就开始看《读者》,早些年出差坐火车,路上耗时长就买一本合订版消磨时光。他还透露自己当年竞聘过《读者》的工作岗位,但因为专长并不是特别对口以一名之差落选。如果他当年真的进入了杂志社,说不定今天就变成小编采访他了!

     

      在读者出版集团历史展厅,小编感受到了这本杂志深厚的积淀与岁月带来的荣耀。《读者》发行量在创刊时仅有三万册,1991年杂志发行量破两百万。到2006年时,突破千万册大关,达到1003万册,创下中国期刊业发行纪录的奇迹。

     

      梁晓声、贾平凹、余秋雨等著名作家都曾在《读者》上发表过作品。大家的故事集结成册,娓娓道来一本本中国故事。

     

      创刊号“封面女郎”娜仁花,在八十年代可是“国民女神”。这样角度的构图放到现在看依然很时尚!

     

      (你能找到照片中的朱军嘛?)


      (圆盘机,是凸版印刷机的一种。)

     

      小编有幸参观了《读者》编辑部,见识了真正的“编辑部的故事”!绝对是一(书)山更比一(书)山高!


      看看下面这张工作流程表,编辑们紧张而忙碌的日常跃然纸上!

     

      走出编辑部环顾整个办公楼中庭,结构独特,错落有致,屋顶通透采用环保的自然光照,绿植点缀白墙,清新又自然,于是专门用全景相机拍了下来。后来在与读者出版集团编审徐晋林聊天时偶然得知这座建筑曾获得鲁班奖!

     

      最令小编赞叹的是,《读者》不仅做到了全国销量第一,这本传统杂志在融媒体时代的发展依然能够独树一帜。他们的微信公众号每篇文章阅读几乎篇篇10w+,这可是小编的梦想!

     

      “读者荐书”是拥抱新媒体的重要转型,后续还要打造“读者课堂”,发展延伸产业。

     

      虽然手机、电脑、ipad已经攻占了现代人的生活,但只是同样的内容换了一种载体,小编认为内容的生产依然是核心。但读者出版集团编审徐晋林有不同见解,“最重要的是纸媒的创新。别看《读者》扎根内陆,世界上可没有一家杂志能与我们比创新,我们倡导要读者参与到一本书中的阅读中去。” 他说道。

     

      “让读者参与进阅读”,这句话在他的工作室中,我们有了更直观的答案。

     

      上面这些手工书,都是徐晋林亲手制作,它们不仅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还颇为实用——拿起来可以阅读,放下来可以动手参与“撕书”,真正地让人们参与进书本的“阅读”。但是想要制作出这样一本书,需要他连续制作一周,并且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

     

      说到藏书票,可能大家会比较陌生。它们被誉为“版画珍珠”、“纸上宝石”,是贴在书的首页或扉页上带有藏书者姓名的小版画。

     

      在读者晋林工作室,小编发现了一些印着敦煌壁画人物形象的精美藏书票,与票上的拉丁文Ex-Libris(意为“个人收藏”)相映成趣——这是中西文化碰撞融合的杰作。藏书票起源于15世纪的欧洲,大约在20世纪20年代传入中国。当国外流传进来的艺术与中国西部文化、敦煌文化融汇,结出了更加灿烂的艺术果实。

     

      记者:卿林强 韦迪斯   编辑:汤麦伦 王姝霖(实习) 钱思宇(实习)


    来源:广西电视台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现在有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当前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 匿名发表

    娱乐美图 美女 影视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