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顶蛳山的园博情

      顶蛳山 ,故乡邕宁的山,当我听到你的呼唤,我就回到你的身旁,温习你的过去,期冀你的未来。
      时值秋日,艳阳把顶蛳山抹成一片金黄,草枯了点,树绿很浓,丝毫没有稍北的地方那样“层林尽染”的枯槁 。蜿蜒上山的小路,虽然渐渐消失在荆棘丛中,却又悠然接上叶绿谷黄的晚造田园。闻名的清水泉,泉眼汩汩,荡漾清波,见不到浊流的冒犯 ,见不到纤尘的横逆,静静地躺在田边山谷中,也许做梦,做着美梦似的。
      此次所要寻访的顶蛳山,在南宁东南方向的清水泉与八尺江的交汇处,离市中心只有12公里。顶蛳山是壮话名,翻译为白话、普通话是蛳山顶。史前的这个地方,原始森林遮天蔽日,水草茂盛,水产特多,先人以清水泉、八尺江的螺蛳为食,年长日久,丢弃的硬壳等厨房垃圾堆积成山,山顶最高,最为突出,后来壮人叫它“顶蛳山”。
      往事越千年,久违的顶蛳山,久违的清水泉,我不因为离开你太久而陌生淡薄,亲亲你深藏不露的安谧恬静,我暗暗为你骄傲,为你庆生,对你表白:我又来了,在不平凡的日子里,拍拍你的肩膀,机遇已经来临。
      时间滴答滴答地弹奏着岁月的歌,歌声时而高昂,时而变调莫测。1994年8月的响雷闪电,哗啦啦地卷来一场暴雨,雨水冲呀刷呀,冲刷出顶蛳山一角的奥秘,石器、陶片、蚌壳、象牙、犀牛骨、鹿骨等等,甚至是屈肢葬、肢解葬的人类骨骸,随着人工挖掘,渐渐暴露。黄美英阿婆和煤炭公司退休职工黎仕明的眼光碰撞在一起,继而碰撞到邕宁文物所;一下子,市文物所、自治区博物馆、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的专家学者和当地相关人员等纷至沓来,人们笑了,顶蛳山笑了,清水泉笑了:邕宁爆出“冷门”,顶蛳山贝丘遗址——类似陕西南方的“半坡遗址”被发现,震撼四方!
      眨眼20年。今天,顶蛳山沉醉的梦开始完美绽放,绽放园博情;第十二届中国国际园林博览会在邕宁顶蛳山举办!
      顶蛳山园博园建设似乎表面平静,然而,只要你迈开双脚,到园区之地走一走,真正接地气,你就触摸到建设渐渐加快的脉动。一块“共建园博,共享园博”的宣传牌子竖立在顶蛳山脚的清水泉边,人们像往常一样前去游览,忘不了咔嚓咔嚓地用手机拍摄下来,留在喜悦的心中。龙岗大桥旁的大唐世家,进驻了办公团队,引来了四方人士的光顾,办理业务,和谐融洽。蒲庙至顶蛳山的大道紧锣密鼓地建设,拉直了距离,为即将全面启动的园博园工程做足交通准备。
      沿着弯曲而平整的硬底路,我们亲近祖祖辈辈依靠土地生存的农民。新新村党支部书记杨兆章古铜色的脸上写满微笑,侃侃而谈:政府的意图和农民的心连在一起,梦想一起飞。顶蛳山周边新新村九畹、周屋、杨屋坡3个自然坡和邻村梁村、孟莲、公曹等以征地、土地流转的方式,签订协议,提供9000多亩土地。稍有休息时间,老杨卸下白天走家串户收集亩数、晚上挑灯填写报表的劳累,兴奋地前瞻2018年的12月,冬季享受园林博览会,干栏式建筑、“那”文化博物馆和农事花园精彩纷呈,向世界隆重推出。到此,家乡华丽转身,谁不其乐无穷?
      第十二届中国国际园林博览会是我国园林绿化行业层次最高、规模最大的国际性盛会。眼下,顶蛳山区域的清水泉没有太多异样。渔翁独钓秋风天,不在得鱼多少,而在仙境优雅。不远处,一只翠鸟叼着一只小鱼,飞到榕树顶上,自言自语地美餐一顿。我因此在深爱中揣摩:山水与田园同在,原始与现代共存,经济与文化争辉;这,就将是第十二届中国国际园林博览会品位高档的展示。
      

     

      欣慰建园博,喜乐享园博,故乡顶蛳山的园博情,深矣;清水泉的奉献,幸甚!
                     (黄灿)

     

     

     


    来源:新邕宁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现在有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当前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娱乐美图 美女 影视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