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一大学生化身“熊猫侠” 三赴外地撸袖献血

自动播放|查看原图
分享到:

梁国聪(左二)与患者亲属、学院领导合影   人民网南宁12月19日电 近日,一对夫妇给广西大学林学院生态学专业2014级本科生梁国聪送来了一封感谢信,感谢他多次自费赴柳州市人民医院无偿捐血,挽救他们的独子——一位高危稀有血型(O型阴性熊猫血)白血病患者。   2016年6月初,这对夫妇的独子郭志彪刚过30岁生日,就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亲友寻遍各地血站无果后发起了网络求助。梁国聪通过QQ空间看到了求助消息。在证实了消息属实后,梁国聪当晚便定了第二天早上6时的火车赶往柳州,捐献了一个治疗量的血小板,捐献完毕后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便赶回学校上课。8月4日,梁国聪准备返回家乡陕西前,主动打电话询问郭志彪的病情,赴柳州再次捐献了一个治疗量的血小板,并病床前细心陪护3天3夜后才回家。   在郭志彪的化疗期间,梁国聪共捐赠了3次血小板。目前,郭志彪的病情已经稳定,将于下月初进行骨髓移植手术。郭志彪的母亲谢女士说:“正常人的血小板量是100-300,那时我儿子已经降到了3,他整个人是昏迷的。如果没有梁国聪同学的血小板,我儿子就活不下来了。”   此外,谢女士表示,梁国聪一直是自费赴柳州献血,即使塞钱给他,他在返回南宁后也会通过微信转钱回来,如此反复了3次。梁国聪说:“我了解到治疗白血病的费用是很高的,而且哥哥(郭志彪)还有一个出生不足两个月的婴儿要抚养,他上有老下有小,所以他们给钱我也不会要。”   梁国聪表示,他在2015年10月才得知自己是“熊猫血”,从那以后便加入了无偿献血志愿服务队,只要一有时间就参加志愿活动,目前一共捐献了3000毫升“熊猫血”。此外,他还主动上网搜集求助信息,期望可以帮助更多的人。他说:“曾经在我最失落的时候也有素不相识的人帮助了我,因为感同身受,所以我允诺过要回报社会,我所做的都是应该的。”(朱晓玲、倪璐瑶)
梁国聪(右)从事志愿活动   人民网南宁12月19日电 近日,一对夫妇给广西大学林学院生态学专业2014级本科生梁国聪送来了一封感谢信,感谢他多次自费赴柳州市人民医院无偿捐血,挽救他们的独子——一位高危稀有血型(O型阴性熊猫血)白血病患者。   2016年6月初,这对夫妇的独子郭志彪刚过30岁生日,就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亲友寻遍各地血站无果后发起了网络求助。梁国聪通过QQ空间看到了求助消息。在证实了消息属实后,梁国聪当晚便定了第二天早上6时的火车赶往柳州,捐献了一个治疗量的血小板,捐献完毕后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便赶回学校上课。8月4日,梁国聪准备返回家乡陕西前,主动打电话询问郭志彪的病情,赴柳州再次捐献了一个治疗量的血小板,并病床前细心陪护3天3夜后才回家。   在郭志彪的化疗期间,梁国聪共捐赠了3次血小板。目前,郭志彪的病情已经稳定,将于下月初进行骨髓移植手术。郭志彪的母亲谢女士说:“正常人的血小板量是100-300,那时我儿子已经降到了3,他整个人是昏迷的。如果没有梁国聪同学的血小板,我儿子就活不下来了。”   此外,谢女士表示,梁国聪一直是自费赴柳州献血,即使塞钱给他,他在返回南宁后也会通过微信转钱回来,如此反复了3次。梁国聪说:“我了解到治疗白血病的费用是很高的,而且哥哥(郭志彪)还有一个出生不足两个月的婴儿要抚养,他上有老下有小,所以他们给钱我也不会要。”   梁国聪表示,他在2015年10月才得知自己是“熊猫血”,从那以后便加入了无偿献血志愿服务队,只要一有时间就参加志愿活动,目前一共捐献了3000毫升“熊猫血”。此外,他还主动上网搜集求助信息,期望可以帮助更多的人。他说:“曾经在我最失落的时候也有素不相识的人帮助了我,因为感同身受,所以我允诺过要回报社会,我所做的都是应该的。”(朱晓玲、倪璐瑶)
梁国聪赴柳州献血证明   人民网南宁12月19日电 近日,一对夫妇给广西大学林学院生态学专业2014级本科生梁国聪送来了一封感谢信,感谢他多次自费赴柳州市人民医院无偿捐血,挽救他们的独子——一位高危稀有血型(O型阴性熊猫血)白血病患者。   2016年6月初,这对夫妇的独子郭志彪刚过30岁生日,就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亲友寻遍各地血站无果后发起了网络求助。梁国聪通过QQ空间看到了求助消息。在证实了消息属实后,梁国聪当晚便定了第二天早上6时的火车赶往柳州,捐献了一个治疗量的血小板,捐献完毕后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便赶回学校上课。8月4日,梁国聪准备返回家乡陕西前,主动打电话询问郭志彪的病情,赴柳州再次捐献了一个治疗量的血小板,并病床前细心陪护3天3夜后才回家。   在郭志彪的化疗期间,梁国聪共捐赠了3次血小板。目前,郭志彪的病情已经稳定,将于下月初进行骨髓移植手术。郭志彪的母亲谢女士说:“正常人的血小板量是100-300,那时我儿子已经降到了3,他整个人是昏迷的。如果没有梁国聪同学的血小板,我儿子就活不下来了。”   此外,谢女士表示,梁国聪一直是自费赴柳州献血,即使塞钱给他,他在返回南宁后也会通过微信转钱回来,如此反复了3次。梁国聪说:“我了解到治疗白血病的费用是很高的,而且哥哥(郭志彪)还有一个出生不足两个月的婴儿要抚养,他上有老下有小,所以他们给钱我也不会要。”   梁国聪表示,他在2015年10月才得知自己是“熊猫血”,从那以后便加入了无偿献血志愿服务队,只要一有时间就参加志愿活动,目前一共捐献了3000毫升“熊猫血”。此外,他还主动上网搜集求助信息,期望可以帮助更多的人。他说:“曾经在我最失落的时候也有素不相识的人帮助了我,因为感同身受,所以我允诺过要回报社会,我所做的都是应该的。”(朱晓玲、倪璐瑶)

上一主题:没有了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现在有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当前还没有评论
  • 匿名发表